t14Ludwig

写文,手绘

杂食动物。
FELTFORCE

elementary忠粉

【独普】用我所能记住你

◎过来玩一下就回三次元,不定时更新




  路德维希从书店买了一大箱历史书回来,他想用自己所能去记住那个人。


   “1701年,普/鲁/士王国建立。”


   路德维希感觉眼前依稀可见哥哥挺拔的身姿,他拒绝接受教皇的加冕,转而让路德维希为他带上皇冠。小小的路德维希捧着皇权的象征,走向他最爱的哥哥,银发有些闪眼,闪得他有些晕,闪得他情不自禁的吻了基尔伯特的额头……



   麻烦走外链 


   https://shimo.im/docs/2I62MjW0ZVovBDHm/ 

这里是Ludwig,目前高中学生狗,所以更文会非常非常慢,抱歉了

手残,希望能学会画画


目前看以前的番,

银魂     火影     K     APH    


看音乐剧


因为学习原因,可能不会再经常更博了,我会用业余时间多填坑,少挖坑

感谢大家的支持,寒假再见´・ᴗ・`

捕获一只调皮汤
在拍探索粉丝文化的纪录片中,想要伪装去找老鲁要签名照,超可爱

Tom对粉丝真的很好很好,泪目了。
爱他
永远

“Potter!Give me the nose,or I will kill your little boyfriend!”



微博上看到的,两个人都好可爱

【带卡】超重黑洞

◎给@闪kk 的生贺,她说想看虐的,所以我写了一个开放性结局,这篇文和科幻没关系
Xaink生日快乐,你快点更个文吧!

BGM:Supermassive Black Hole


酒吧是带土这样的大少爷的好去处,喝个通宵都没问题,止水总说他逃避现实,带土不反驳也不认同,笑了笑出了门继续去酒吧里玩一整夜。
新来的舞男显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不少gay佬已经按耐不住了,寻声看过去,那人倒是有几分姿色,不羁的银白色头发,带着口罩也能看出他的眉眼诱人……那人也看到自己了,带土摸了下脸上的疤痕,受伤之前他很帅气,特别吸引人,受伤之后不仅人没变少,还加了一群男的。难道他看上我了?
行啊。
酒吧在深夜又多了几分暧昧,那人已经下台,坐在旁边喝酒,又对视了几眼,带土走了过去,
“一晚上多少钱?”
“一百万,你要的起吗?”眼神淡漠的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我是宇智波带土。”带土抽出一张支票摔在桌上,
“幸会,畑鹿惊。”

带土坐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时不时的想起畑鹿惊,真是一个眼神都能叫人沉沦啊。
“带总,今晚化装舞会,请务必参加。”秘书放下邀请函就走了,带土看都没看一眼就丢进了废纸篓,……等下,是敌对公司的邀请?有意思。

“先生,请出示邀请函。”带土两手空空,显然是准备硬闯的,
“我弄丢了,直接进去没问题吧!”
“这……”一个带着狐面的人在侍者耳边说了什么,成功放行了。
本来就不想引人注意,带土选了一个橙色的漩涡面具扣在脸上,没有一个人来找他跳舞说明了面具有多丑……
没事,我自己去找人。
一把拉住那个狐面,“先生,介意我跟你跳个舞吗?”
“我的荣幸,带土先生。”
两手相触,竟是熟悉的感觉,那种修长略显强硬的手指,还有唇边似笑非笑的高傲,他们滑入舞池,
“畑鹿惊。”带土附在耳边轻声的道出那个名字,
“或者叫我,旗木卡卡西。”卡卡西松开了手,没入人群。

卡卡西?卡卡西!那我不是把敌对公司的总裁上了吗?!
艹。

卡卡西走进办公室,发现桌上摆了一大束玫瑰花,“这是什么情况?”
“带土先生送的。”
……
“这瓶酒不会是带土拿来的吧?”
“正是,先生。”
……卡卡西,自己惹的祸要自己解决。

脱下西装,他是畑鹿惊,穿上西装,他是旗木卡卡西。
“我喜欢你,鹿惊。”
“这种话不适合在床上讲。”
“你不当真?”带土停下了动作,
“你当真?”
“艹。”带土更用力了。

每天还是收得到玫瑰,卡卡西扶着额,让助理分给女同事们,“带土是有病吗?我都跟他说了……”
卡卡西没有继续说了,因为带土本人亲自来了。
“带土先生……”话还没说完,带土就吻了上去,卡卡西也不退缩,也不迎合,
不知过去了多久,两人终于分开了,
“带土,你知道的,我不会在白天陪你玩什么恋爱游戏!”
“这不是游戏!”带土有些惊讶,“我没有开玩笑,这是真的!”
“可我不把这当真,我不是说过了吗!”
真是冷酷啊,卡卡西。我用真心对你,换来的只是你的游戏。

Oh baby dont you know I suffer?
宝贝 你能感受到我已欲火焚身

Oh baby can you hear me moan?
宝贝 你能听到我在低沉呻吟

You caught me under false pretenses
你那致命的美貌令我窒息

How long before you let me go?
还要多久才能将我放开

You set my soul alight
我的灵魂因你而点亮

You set my soul alight
我的灵魂因你而点亮

Glaciers melt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午夜沉寂 冰川消融

And the superstars sucked into the 'supermassive'
灯火阑珊 飞蛾幻灭

Glaciers melt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午夜沉寂 冰川消融

And the superstars sucked into the 'supermassive'
灯火阑珊 飞蛾幻灭

I thought I was a fool for no-one
精明立世的我

Oh baby I'm a fool for you
在你面前却像个傻瓜

You're the queen of the superficial
我的冰雪女王

And how long before you tell the truth
还要多久才能告诉我真相

You set my soul alight
我的灵魂因你而点亮

You set my soul alight
我的灵魂因你而点亮

“卡卡西,我爱你。”
带土倚靠在落地窗上,看着办公桌上的卡卡西,技术娴熟的点了一根烟,卡卡西也抽出烟,
“借个火?”
卡卡西凑上去,火光变成了两个,
“谢谢。”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带土留下了一句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反正他知道没戏了。

卡卡西带着整个公司团队离开时,没有告诉带土,当员工们为竞争对手的隐退而欣喜时,他才发现,原来那个人已经走了。
还是那家酒吧,带土醉眼朦胧中,好像看到了台上银白色头发的身影。



end


⊙所以最后卡卡西是否留下了就自行脑补吧

【哈德】关于drapple的段子


哈利:德拉科,我想我们得谈谈……
德拉科:(啃了一口苹果)谈什么?
哈利:(压抑怒火,还有他的样子好可爱)你能不能把苹果放下
德拉科:不能。
哈利:(怎么这么任性!是我宠出来的嘛?)求你了,放下我们再谈…
德拉科:(停止吃苹果,但是没有松手)谈吧!

哈利: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个词,叫drapple?
德拉科:dra—pple?
哈利:是的,就是hp迷给你组的,你和……那个……该死的青苹果
德拉科:emmm我想想,三年级的时候吃过,六年级的时候抛过,放到消失柜里面……我以为出场不算多呢?
哈利:(你总以为)

哈利:是这样的,你……别吃了
德拉科:我没有,好吧,我刚才吃了一口(把苹果放到桌上)
哈利:要知道,我会吃醋的,以前你和布雷斯……
德拉科:(打断)布雷斯怎么了!你还有秋、卢娜、金妮、凯蒂、玛莉、爱丽丝……
哈利:等等,后面那几个是怎么回事!
德拉科:我瞎说的,反正你不能限制我吃苹果的自由!
哈利:那你别老吃苹果啊!你看看,每天苹果汁苹果派苹果酱苹果沙拉还有苹果味的鸡尾酒!这样是不健康的!
德拉科:(刚要拿苹果的手瑟缩了一下)没办法,好吃啊!你简直不能想象到那种酸酸甜甜的脆香感有多么让我疯狂!

哈利:你是不是把后院的花铲了一半种苹果?
德拉科:是啊怎么啦?
哈利:可是苹果是种在树上的,不是从地里挖的……你需要种果种
德拉科:(理直气壮)行了行了你就是看不惯我吃苹果!垃圾破特!

哈利:我错了亲爱的,开开门吧,我给你买了一箱苹果!
德拉科:好了我原谅你了,别想让我戒掉苹果!

哈利:德拉科,我想我们得谈谈……
德拉科:(吃了一口小蛋糕)谈什么?
哈利:drasweet……



⊙drasweet是瞎编的啦,小少爷那么喜欢吃甜食,嘿嘿嘿。

【苏英】如果他们玩恶作剧

◎如果苏英玩恶作剧会怎么样?


英:他每次都被我吓个半死
苏:没有的事,最后心跳加快的还是你
英:你去死吧(脸红)


斯科特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准确来说是鬼片,他一脸镇定的看着里面鬼哭狼嚎,“真无聊……”弟弟在房间里工作,不能去打扰他,其实“打扰”一下也挺不错。
然后电视突然熄屏了,“咔!”灯也熄了。
斯科特淡定的坐在原地,还是感觉有点慌,这是……撞鬼了?
打开的窗子被狠狠地关上,四周安静的可怕,甚至能听到厨房里的滴水声,
一个荧光绿的不明物体飞了过来,扑到了他的脸上!
“哇槽!”斯科特大叫了一声,瘫在了沙发上。
……
“哈哈哈哈!斯科特你也有今天!”亚瑟从房间里走出来,“谢谢了,薄荷飞飞。”
“诶?不会吓死了吧?”亚瑟坐下来,捏着他的脸,“斯科蒂~”
“哇!”亚瑟慌的脸红了,“你干嘛!”
斯科特拉住亚瑟,翻身把他压在沙发上,
“干 你呀!还敢吓老子,不想活了吧?”



苏:他特别好吓,吓哭都没问题
英:切,红毛混蛋!(扭头)
苏:还气?我不是后来安慰了你嘛……我错了


(这次苏哥玩笑开大了)


亚瑟坐在书房里看书,但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斯科特已经出门了好久了,说是去买烟为什么还没回来?
他在每个房间都转了一圈,以防斯科特在恶作剧,二楼没有人,一楼也没有人。
天呐,那个家伙死哪去了!别是出门被撞死了!
“……喂?亚瑟吗?”电话响了,“……我……在路上……出了点事……”
“没什么……你别担心……咳咳……以后,你要好好活着……”
还没听完,眼泪就掉下来了,真的出事了……我只是说着玩的,怎么就成真了呢?亚瑟胡乱擦着眼睛,好好的人怎么就这样没了呢?
电话里没有听到回复,对方似乎急了,“……亚瑟?亚瑟?你没事吧?”
“亚瑟,你开下门啊!”
亚瑟打开了门,前面站着的就是那个混蛋,一看到他,哭的更凶了,
“斯科特你这个混蛋!”
斯科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本来是钥匙在路上丢了想吓唬他,没想到亚瑟当真了。
“好了好了我错了,”斯科特抱住了亚瑟,“你看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嘛!别哭啊亚蒂!”
“……你滚!你混蛋!才没有关心你!”
那你还往我怀里钻……斯科特温柔的抬起他的头,亲了上去,“蠢金毛,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英:你这个混蛋!
苏:我真的错了,再也不开这种玩笑了!
英:别碰我!滚!(移开)
苏:原谅我了?(贴上去)
英:哼……



⊙以秀恩爱为目的的恶(tiao)作(qing)剧都不叫恶作剧

【苏英】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

◎试写一下这个梗


亚瑟摸了摸口袋,还有几个便士,手机没带过来,看来只能打公用电话了。
“hello?斯科特吗?别的小朋友都回家啦,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在忙吗?我看你是在喝威士忌不想来吧!
在处理文件?什么文件?苏/格/兰/独/立嘛!”亚瑟一提到这个词声音就沙哑了,
“旁边这么吵?因为我在酒吧里面啊!没有喝醉,只是头有点疼……
哪个酒吧?就是…就是上次我们干架的地方

……
操你妈的斯科特,还不来接我?你是迷路了吗?
还没出门!我回去弄死你你信不信!”亚瑟气的把电话摔开,想了想又拿了起来,
“到了没?你路上小心……不是关心啦是为了我自己!
笑什么笑!你来了没,没来我再喝一瓶
你管不着我!”

……亚瑟又干了一瓶威士忌,心想这玩意真难喝为什么斯科特还喝的进去,酒吧的人开始变少了,现在可不是在外面玩通宵的季节。
“喂,斯科特?还没来啊,你家威士忌好难喝啊!
行行我没品位,你快来,我都要晕死了
要我叫你哥哥才来?你想的美红毛混蛋!

……
……哥哥。我叫了行了吧快滚过来!
堵车?你就是扯理由,而且还这么老土的理由,混蛋你不想来就算了,我自己回来!”

……
“哥哥,你来接我吧!你是不是和别的小朋友在一起,别人有什么好的,我还会泡红茶呢……
好吧我承认死扛做的不好吃,但是你能不能快点过来接我……”亚瑟的声音渐渐带着哭腔
“我没有哭只是喝酒呛到了而已……”
“斯科特我饿了,但是我没有钱了,天上的月亮好像六便士,要是能摘下来就好了,这样就有鱼薯、约克郡布丁、维多利亚蛋糕吃了……我以后少吃点甜食,你快来接我好不好?”
“哥哥,你再不来我就自己回去了,你一定和哪个小朋友玩嗨了吧,没事,你开心就好,别的小朋友比我更会做饭,比我更乖,你别老是欺负人家啊,你每次打人都很疼的,这样不招人喜欢的……真的没事的,我只是喝多了一点,酒精烧的好难受啊……”
“斯科特,你还没来,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你总是闹独/立,我还抱有什么幻想,真是傻缺……可是,就算你不来,我也很喜欢你的,会一直喜欢你的,可惜你不知道……”

电话挂断了。
斯科特拎着纸袋急匆匆的跑进酒吧,亚瑟趴在吧台上,面前放了一大堆空瓶,已经睡着了,
“蠢金毛……”斯科特抱起亚瑟,把鱼薯袋子放在他身上,“我来接你了,小朋友。”




end


⊙原文真是看的我心酸

【苏英】游戏一场

◎骨科真好吃,管他冷不冷



亚瑟静静的坐在花园里喝下午茶,气氛宁静舒适,绅士拿起了切好的蛋糕——
噗!头被狠狠地暗进了奶油。
“斯科特!你这个混蛋!”亚瑟咬牙切齿的擦着脸,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干的,
“蠢金毛~连这都躲不开嘛!”斯科特站在椅子后一脸得意,“要不要哥哥给你爱心擦一擦?”
“滚!”亚瑟清理好,准备再次平静的喝茶——
噗!“斯科特!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这已经成为了兄弟间的日常。
小时候的亚瑟要么被威廉丢进河里,要么被帕特里克挂在树上,这些都还好,最过分的是斯科特,一边说着“打是亲,骂是爱”,一边把亚瑟推下山坡,虽然最后会被父母责备,亚瑟倒底还是要受皮肉之苦。
这是亲哥哥吗?
哦,捡的。

久而久之,亚瑟也习惯了,无论斯科特怎么欺负他,他都淡然处之,以为这样就会让哥哥厌倦,没想到,适得其反,斯科特缠了他一辈子。

夏夜中的雷雨,总是来得很突然,亚瑟蜷在被子里不敢出来,朦胧中一双手捂住了他的耳朵,终于安心的睡了一晚上。

亚瑟第一次带伤回家,斯科特斜眼看了一下,连打带踢的把他赶上阁楼,然后一个人出去了,他踩在那人的头上,耀武扬威的宣告主权,
“只有我能欺负我的弟弟。”

后来亚瑟出国了,走之前留了一句话,“我讨厌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快走吧,小混蛋!别让我再看见你!”说完威士忌酒瓶摔了出来,
去机场送别的只有那个法国佬,斯科特坐在机场的咖啡厅里抽着烟骂自己口是心非。

一别就是十年。
海归的亚瑟做了一支乐队的主唱,此时的斯科特已经组建了自己的乐队,两个乐队势均力敌。斯科特看着亚瑟的表演录像,闪耀的一塌糊涂,在音乐的高潮部分他比了一个手势,就是斯科特以前常做的……他又抽了一包烟,“Fu*k。”

“亲爱的哥哥,你不会是来挖墙脚的吧?”亚瑟礼貌的微笑实则暗藏嘲讽,看得斯科特来气,
“老子就是来挖.墙.脚的,怎么样?”步步逼近,用气势压倒对方,距离近到有些暧昧了,亚瑟脸一红,一把推开他,手却被控制住,斯科特反手一拉,把人抱在怀里,不管他挣扎的多厉害,
“挖墙脚成功。”

乐队的两个主唱在琴房里排练,事实上,他们纠缠着从钢琴上滚到地毯上,“傻瓜……”,斯科特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继续了亲吻,威士忌夹杂着烟草味,遇上了红茶玫瑰,
“你妈的斯科特,给老子轻点!”
“你对老哥就是这个态度?”斯科特不重不轻的咬了下他的唇瓣,“亚蒂,你不是不想再见到我吗?”
“滚你妈!”
“别这样,我们是兄弟,共用一个妈!”
亚瑟报复的反咬一口……
队员们很想知道二位是怎么在排练是弄伤的。

“亚瑟,我输了。”斯科特突然认真起来,
“什么?”
“这场游戏,我输了。”
“……我也是。”声音很小,不过斯科特还是听到了,



end


【独普】日常

◎短打,都是段子。部分脑洞来自本家。
可能有续章。


「吃早餐」

基尔伯特在床上打了半个滚,撞到了睡姿端正的路德维希,
“阿西~”基尔又翻了回去,“本大爷饿死了……快去给最帅的本大爷做一餐最强最好的爱心早餐吧!”
“抱歉哥哥,让我再睡一会……”路德维希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然后选择放弃,
“……那,那不要最强最好的也行……”基尔有点委屈,路德维希再次尝试起床然后失败,
“我记得冰箱里还有一袋面包,你先凑合一下……”
基尔拖着鞋去了,不一会儿又回来了,
“阿西我讨厌你!面包都是小鸟形状的,你让我怎么忍心吃!”
“……”


「游泳」

气温逐渐升高,土豆兄弟决定去游泳消暑。
基尔伯特站在泳池边叉着腰,
“kesesese!本大爷可是游泳健将啊!”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头上翘着呆毛的人撞进了水里,“借过啊大叔!”
又是一声“噗通”,路德维希以标准的姿态跳进泳池……
“咳咳咳,好啦阿西,本大爷这不是活……”还没等基尔说完,路德维希就堵住了兄长的嘴,柔软的触感还带着几分湿润,
“干嘛这么突然!”基尔伯特好不容易推开他,竟然还得寸进尺的多亲了一下,
“给你踱气啊,哥哥。”


「熬夜」

“哥哥,去睡觉。”路德维希敲了敲表盘,看着对面的基尔,自己还要加一会儿班,
“等下,”基尔伯特推了推眼镜,“我再打完这一盘……”
“去睡觉,没得商量!”基尔认真的样子其实很好看,为了兄长的健康,还是让他去睡吧。
“……好吧好吧,那你也快去睡。”基尔舒展下身体,走到对面去顺便亲了一下路德维希,“晚安吻,Gute Nacht!”
……
“原来哥哥已经帮我把文件处理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