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wig

写文,手绘

杂食动物。
FELTFORCE

elementary忠粉

【独普】命中注定

七、花海与战火




     

     基尔伯特看着墙上的画,陷入了沉思。

     矢车菊花海,总是像梦境一样,美得不真实。

     如果今天去郊外看花,会不会碰到路德维希呢?

      所以他拿起了车钥匙去兜风了。

      

      路德维希背着一个画板在花丛中行走。花海太美,他在寻找一个最佳角度记录下来,然后他看到了花丛中的基尔伯特。

      原来最美的风景在这。

       

      路德维希不敢叫他。

      基尔伯特背对着他,看着前方的矢车菊,路德维希看不到他的表情,也许和看到那幅画时,有一种一样的前世的忧伤。

      你在忧伤什么?

      

      基尔伯特安静的站着,他的周围不是花海,而是士兵们的枪声和呼喊声,没有了田野的清香,转为了血腥的气息。

      “为了德/意/志。”

      他摇了摇头,眼前又变为了湛蓝色,下一秒,红色劈头盖脸的扑了过来,

      “长官,我们失败了。”


      “基尔伯特,全军覆没了,撤吧。”


      “基尔伯特,这就是你的实力?真是不堪一击。”


       “哥哥,快走!”

       

       基尔伯特被推了一把,他踉跄了几步,

      “不……我不走……”

       他回过头,那人越走越远,消失在视线中,“别走,求你了,别走!”

      “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睁开眼,果然,面前是路德维希,原来他还在花海之中,

      “你刚才……”路德维希还没说完,就被基尔一把抱住, 

      “别走!求你了!”基尔伯特的声音带着哭腔,“这一次求你别走!”

      “不会的,”路德维希紧紧的扶着基尔伯特,“刚才看你晕倒了,现在好些了吗?”

      “嗯……”基尔伯特靠在路德维希的肩上,感到了莫名的心安。要不要告诉路德维希他看到的幻影?还是……以后再说吧。

      “路德维希……”

      “我在。”他正想问基尔伯特发生了什么,但是出于尊重,他咽下了那个问题,等他愿意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自己,现在只是不够信任而已。

       

       “既然你是走来的,不如我开车送你?”基尔伯特用手指转着钥匙,路德维希当然不会拒绝他。

      然后路德维希发现自己错了。


     上了高速,基尔伯特的车速就不加了,因为已经达到了最高值。

     基尔伯特单手扶着方向盘,手指在上面有节奏的敲击着,音响里放着HandClap,“抱歉,不能再快了,”基尔显然还嫌慢了,“再快就要超速了。” 

      路德维希看着基尔伯特的侧脸,虽然他姿势随意,但是神情相当认真,

     “晚上有时间吗?” 两人都没怎么说话,路德维希决定打破沉默,

     “我随意啊,反正最近没有演出。”基尔伯特直视着前面,快到市区了,他放慢了速度,   

     “我请吃饭?”

     “行啊!”







tbc


大概快要完结了

感觉脑洞要死了

感觉只会写一发完的TT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和 @顾言兮 一起合画哒!




怀桑由一个单纯少年变为了聂导,或许这就是成长吧……




和大佬合作非常开心!





【米英】战争中的电话

◎看了一篇小说,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文






     1942年,我在战场上负伤,住进了医院。

     每天都通过报纸来了解前线的战况,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做。

     到了深夜,那种孤独的感觉愈发的令人难以忍受,也许我可以给朋友打电话。

      “喂,David?”我用欢快的语气喊了出来,对方并没有回答,

      “……抱歉,”我听见他对接线生说,“你好像接错了,那个傻瓜并不想和我通话。”

      我们互相致歉后挂断了电话。但他的声音还长久的留在我的耳畔,典型的英式英语,声音低沉清冷,意外的好听。

      不知为何,我再次拨通了他的号码,

      “是我,拨错电话的傻瓜。”

      “……又打错了?”

      “不,这次是故意的。”我在床上坐下,“我想聊聊天,可以吗?”

      “行吧,聊点什么?”他竟然答应了这个请求,我感到很意外,也很高兴,毕竟深夜不睡的人太少了。

       我们畅谈了英美文学的概况和一些经典作品,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幽默睿智且善讥讽的人,他看的书实在太多了。

      “所以,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

      “失眠,老毛病了,想找苏/格/兰的哥哥聊聊天。”

      “真是打扰啦!”占用了别人的时间,到底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明天再聊,晚安。”

       “晚安。”

       我挂断了电话,一丝疲惫涌上来,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我托人借了几本英/国小说,以此度过无所事事的白天。

     到了夜晚,又可以和大西洋彼岸的朋友聊天了,我期待着今天他又可以让我如何惊喜。

     “又是我,打错电话的傻瓜!”

     “你好。今天我们来聊点什么?”他那边好像在下雨,我想象到了一个年轻人坐在窗台前看着雨滴,一手持着话筒,一手握着红茶,

     “昨天你推荐的书我已经看完了,来聊一下吧!”

   

     渐渐的,我们聊天的内容从文学到生活,也谈到了战争。

     “真希望这场战争早点结束!”

     “是啊,我不忍再看到这片土地受到摧残!”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我开始沉迷于此,每天阅读着他推荐的书籍,然后盼望着夜晚快点到来,

      我拨通了电话,等待着对方那悦耳的声音,

     “你好,”

     “好呀,我们继续昨天的话题吧?”

     他用标准的英腔缓缓的讲述着斯图亚特王朝的历史,

     “一个国家的兴衰,都是有其自然规律的。所以再怎么封杀,还是挡不住革命。”

     “……你可以介绍下自己吗?”我突然冒出一句,“作为交换,我也会介绍我自己!”

     “……今天太晚了,睡吧。”他挂断了电话。我知道这对于一个英/国人来说,这个问题非常的失礼,但我实在想更多的了解他。

     

    第二天晚上,正当我想打过去的时候,他第一次打来了电话,

     “你好小鬼,我是一个英/国人,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住在伦/敦,是一个作家,喜欢红茶和甜品。我喜欢做司康饼,但是他们说我做的不好……”我在电话另一端笑了出来,

     “笑什么!”我想象着他脸红着喊出来的样子,

     “没笑什么,只是觉得你很可爱!那么该我了,我叫阿尔……”

     “等下!不要说了,不要说名字!”他突然打断了我的介绍,

     “如果你说了自己的身份,会把这一切搞砸的!”出于尊重,我没有报出身份,继续介绍其他的情况,

     我们还互相描述了相貌,当我说到在战场上受伤时,他责备了一句,我立刻想象到他皱着粗眉的样子。

      

     我甚至不能专心看书了,脑海里全是那个金发男子模样,他坐在桌前看书,他在下午三点喝着茶,他打完电话的微笑,他安详的睡颜……

     我出院了,在回家的那天晚上,我没有给他打电话,第二天他就说到昨天晚上有多么寂寞空虚,

    “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打过去也是空号!”

    我告诉了他新的电话号码,继续了我们的聊天。

     

    “我想去见你,告诉我你的地址吧!”

    “不,如果我们对现实感到失望,会破坏这种美好的。”他的语气坚定,但我也听出了他的期望。

     我们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我可以相信的,就是我已经爱上你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过了一会儿,我好像听到了他的啜泣声,

     “别哭啊!我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们约好吧,战后相见!”

      我激动的都要拿不住话筒了。

     

      直到有一天,我打过去发现是忙音,而且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这意味着电话线出故障了。我联系了接线生,请他帮我查他的地址,

      “他叫……”

      “等下,请别说名字,直接说地址吧。”我没有忘掉对他的承诺,

      “好吧,他住的区域前几天遭到了轰炸,他……”

      “谢谢,我知道了。”

      我挂上了电话,感觉头脑里一阵眩晕,不断的盘旋着嘈杂声。

       

       

      战后,我去往英/国伦/敦,寻找一个金发粗眉的男子,哪怕……哪怕是他的墓碑也好。

     漫无边际的寻找当然是没有结果的。我怀着失望,准备去买飞机票回国。

      在路上我撞到了一个男子,他拄着拐杖,手中的书也掉在地上,我连声道歉,为他捡起书,抬头的瞬间,我惊讶的再次丢掉了书,

      金发,粗眉,绿瞳。

      “你,是不是在二/战中和一个年轻人在电话里聊过天?”

       “怎么了,先生?”

       这熟悉的声音!

       “我想,当年的承诺已经实现了。”

       我抱住他,亲吻着他的金发,

       “你叫什么?”

       “亚瑟,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F·琼斯。”

       “欢迎来到伦/敦,阿尔。”








end




⊙改编自美国作家迈尔尼的《战争》,这是一篇很好的小说,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独普】用我所能记住你

◎过来玩一下就回三次元,不定时更新




  路德维希从书店买了一大箱历史书回来,他想用自己所能去记住那个人。


   “1701年,普/鲁/士王国建立。”


   路德维希感觉眼前依稀可见哥哥挺拔的身姿,他拒绝接受教皇的加冕,转而让路德维希为他带上皇冠。小小的路德维希捧着皇权的象征,走向他最爱的哥哥,银发有些闪眼,闪得他有些晕,闪得他情不自禁的吻了基尔伯特的额头……



   麻烦走外链 

https://shimo.im/docs/2I62MjW0ZVovBDHm/ 

这里是Ludwig,目前高中学生狗,所以更文会非常非常慢,抱歉了

手残,希望能学会画画

目前看以前的番,

银魂   火影    K    APH    

看哈利波特,美剧,音乐剧,德剧


因为学习原因,可能不会再经常更博了,我会用业余时间多填坑,少挖坑

感谢大家的支持,寒假再见´・ᴗ・`

捕获一只调皮汤
在拍探索粉丝文化的纪录片中,想要伪装去找老鲁要签名照,超可爱

Tom对粉丝真的很好很好,泪目了。
爱他
永远

“Potter!Give me the nose,or I will kill your little boyfriend!”



微博上看到的,两个人都好可爱

【带卡】超重黑洞

◎给@闪kk 的生贺,她说想看虐的,所以我写了一个开放性结局,这篇文和科幻没关系
Xaink生日快乐,你快点更个文吧!

BGM:Supermassive Black Hole


酒吧是带土这样的大少爷的好去处,喝个通宵都没问题,止水总说他逃避现实,带土不反驳也不认同,笑了笑出了门继续去酒吧里玩一整夜。
新来的舞男显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不少gay佬已经按耐不住了,寻声看过去,那人倒是有几分姿色,不羁的银白色头发,带着口罩也能看出他的眉眼诱人……那人也看到自己了,带土摸了下脸上的疤痕,受伤之前他很帅气,特别吸引人,受伤之后不仅人没变少,还加了一群男的。难道他看上我了?
行啊。
酒吧在深夜又多了几分暧昧,那人已经下台,坐在旁边喝酒,又对视了几眼,带土走了过去,
“一晚上多少钱?”
“一百万,你要的起吗?”眼神淡漠的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我是宇智波带土。”带土抽出一张支票摔在桌上,
“幸会,畑鹿惊。”

带土坐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时不时的想起畑鹿惊,真是一个眼神都能叫人沉沦啊。
“带总,今晚化装舞会,请务必参加。”秘书放下邀请函就走了,带土看都没看一眼就丢进了废纸篓,……等下,是敌对公司的邀请?有意思。

“先生,请出示邀请函。”带土两手空空,显然是准备硬闯的,
“我弄丢了,直接进去没问题吧!”
“这……”一个带着狐面的人在侍者耳边说了什么,成功放行了。
本来就不想引人注意,带土选了一个橙色的漩涡面具扣在脸上,没有一个人来找他跳舞说明了面具有多丑……
没事,我自己去找人。
一把拉住那个狐面,“先生,介意我跟你跳个舞吗?”
“我的荣幸,带土先生。”
两手相触,竟是熟悉的感觉,那种修长略显强硬的手指,还有唇边似笑非笑的高傲,他们滑入舞池,
“畑鹿惊。”带土附在耳边轻声的道出那个名字,
“或者叫我,旗木卡卡西。”卡卡西松开了手,没入人群。

卡卡西?卡卡西!那我不是把敌对公司的总裁上了吗?!
艹。

卡卡西走进办公室,发现桌上摆了一大束玫瑰花,“这是什么情况?”
“带土先生送的。”
……
“这瓶酒不会是带土拿来的吧?”
“正是,先生。”
……卡卡西,自己惹的祸要自己解决。

脱下西装,他是畑鹿惊,穿上西装,他是旗木卡卡西。
“我喜欢你,鹿惊。”
“这种话不适合在床上讲。”
“你不当真?”带土停下了动作,
“你当真?”
“艹。”带土更用力了。

每天还是收得到玫瑰,卡卡西扶着额,让助理分给女同事们,“带土是有病吗?我都跟他说了……”
卡卡西没有继续说了,因为带土本人亲自来了。
“带土先生……”话还没说完,带土就吻了上去,卡卡西也不退缩,也不迎合,
不知过去了多久,两人终于分开了,
“带土,你知道的,我不会在白天陪你玩什么恋爱游戏!”
“这不是游戏!”带土有些惊讶,“我没有开玩笑,这是真的!”
“可我不把这当真,我不是说过了吗!”
真是冷酷啊,卡卡西。我用真心对你,换来的只是你的游戏。

Oh baby dont you know I suffer?
宝贝 你能感受到我已欲火焚身

Oh baby can you hear me moan?
宝贝 你能听到我在低沉呻吟

You caught me under false pretenses
你那致命的美貌令我窒息

How long before you let me go?
还要多久才能将我放开

You set my soul alight
我的灵魂因你而点亮

You set my soul alight
我的灵魂因你而点亮

Glaciers melt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午夜沉寂 冰川消融

And the superstars sucked into the 'supermassive'
灯火阑珊 飞蛾幻灭

Glaciers melt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午夜沉寂 冰川消融

And the superstars sucked into the 'supermassive'
灯火阑珊 飞蛾幻灭

I thought I was a fool for no-one
精明立世的我

Oh baby I'm a fool for you
在你面前却像个傻瓜

You're the queen of the superficial
我的冰雪女王

And how long before you tell the truth
还要多久才能告诉我真相

You set my soul alight
我的灵魂因你而点亮

You set my soul alight
我的灵魂因你而点亮

“卡卡西,我爱你。”
带土倚靠在落地窗上,看着办公桌上的卡卡西,技术娴熟的点了一根烟,卡卡西也抽出烟,
“借个火?”
卡卡西凑上去,火光变成了两个,
“谢谢。”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带土留下了一句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反正他知道没戏了。

卡卡西带着整个公司团队离开时,没有告诉带土,当员工们为竞争对手的隐退而欣喜时,他才发现,原来那个人已经走了。
还是那家酒吧,带土醉眼朦胧中,好像看到了台上银白色头发的身影。



end


⊙所以最后卡卡西是否留下了就自行脑补吧

【哈德】关于drapple的段子


哈利:德拉科,我想我们得谈谈……
德拉科:(啃了一口苹果)谈什么?
哈利:(压抑怒火,还有他的样子好可爱)你能不能把苹果放下
德拉科:不能。
哈利:(怎么这么任性!是我宠出来的嘛?)求你了,放下我们再谈…
德拉科:(停止吃苹果,但是没有松手)谈吧!

哈利: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个词,叫drapple?
德拉科:dra—pple?
哈利:是的,就是hp迷给你组的,你和……那个……该死的青苹果
德拉科:emmm我想想,三年级的时候吃过,六年级的时候抛过,放到消失柜里面……我以为出场不算多呢?
哈利:(你总以为)

哈利:是这样的,你……别吃了
德拉科:我没有,好吧,我刚才吃了一口(把苹果放到桌上)
哈利:要知道,我会吃醋的,以前你和布雷斯……
德拉科:(打断)布雷斯怎么了!你还有秋、卢娜、金妮、凯蒂、玛莉、爱丽丝……
哈利:等等,后面那几个是怎么回事!
德拉科:我瞎说的,反正你不能限制我吃苹果的自由!
哈利:那你别老吃苹果啊!你看看,每天苹果汁苹果派苹果酱苹果沙拉还有苹果味的鸡尾酒!这样是不健康的!
德拉科:(刚要拿苹果的手瑟缩了一下)没办法,好吃啊!你简直不能想象到那种酸酸甜甜的脆香感有多么让我疯狂!

哈利:你是不是把后院的花铲了一半种苹果?
德拉科:是啊怎么啦?
哈利:可是苹果是种在树上的,不是从地里挖的……你需要种果种
德拉科:(理直气壮)行了行了你就是看不惯我吃苹果!垃圾破特!

哈利:我错了亲爱的,开开门吧,我给你买了一箱苹果!
德拉科:好了我原谅你了,别想让我戒掉苹果!

哈利:德拉科,我想我们得谈谈……
德拉科:(吃了一口小蛋糕)谈什么?
哈利:drasweet……



⊙drasweet是瞎编的啦,小少爷那么喜欢吃甜食,嘿嘿嘿。

【苏英】如果他们玩恶作剧

◎如果苏英玩恶作剧会怎么样?


英:他每次都被我吓个半死
苏:没有的事,最后心跳加快的还是你
英:你去死吧(脸红)


斯科特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准确来说是鬼片,他一脸镇定的看着里面鬼哭狼嚎,“真无聊……”弟弟在房间里工作,不能去打扰他,其实“打扰”一下也挺不错。
然后电视突然熄屏了,“咔!”灯也熄了。
斯科特淡定的坐在原地,还是感觉有点慌,这是……撞鬼了?
打开的窗子被狠狠地关上,四周安静的可怕,甚至能听到厨房里的滴水声,
一个荧光绿的不明物体飞了过来,扑到了他的脸上!
“哇槽!”斯科特大叫了一声,瘫在了沙发上。
……
“哈哈哈哈!斯科特你也有今天!”亚瑟从房间里走出来,“谢谢了,薄荷飞飞。”
“诶?不会吓死了吧?”亚瑟坐下来,捏着他的脸,“斯科蒂~”
“哇!”亚瑟慌的脸红了,“你干嘛!”
斯科特拉住亚瑟,翻身把他压在沙发上,
“干 你呀!还敢吓老子,不想活了吧?”



苏:他特别好吓,吓哭都没问题
英:切,红毛混蛋!(扭头)
苏:还气?我不是后来安慰了你嘛……我错了


(这次苏哥玩笑开大了)


亚瑟坐在书房里看书,但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斯科特已经出门了好久了,说是去买烟为什么还没回来?
他在每个房间都转了一圈,以防斯科特在恶作剧,二楼没有人,一楼也没有人。
天呐,那个家伙死哪去了!别是出门被撞死了!
“……喂?亚瑟吗?”电话响了,“……我……在路上……出了点事……”
“没什么……你别担心……咳咳……以后,你要好好活着……”
还没听完,眼泪就掉下来了,真的出事了……我只是说着玩的,怎么就成真了呢?亚瑟胡乱擦着眼睛,好好的人怎么就这样没了呢?
电话里没有听到回复,对方似乎急了,“……亚瑟?亚瑟?你没事吧?”
“亚瑟,你开下门啊!”
亚瑟打开了门,前面站着的就是那个混蛋,一看到他,哭的更凶了,
“斯科特你这个混蛋!”
斯科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本来是钥匙在路上丢了想吓唬他,没想到亚瑟当真了。
“好了好了我错了,”斯科特抱住了亚瑟,“你看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嘛!别哭啊亚蒂!”
“……你滚!你混蛋!才没有关心你!”
那你还往我怀里钻……斯科特温柔的抬起他的头,亲了上去,“蠢金毛,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英:你这个混蛋!
苏:我真的错了,再也不开这种玩笑了!
英:别碰我!滚!(移开)
苏:原谅我了?(贴上去)
英:哼……



⊙以秀恩爱为目的的恶(tiao)作(qing)剧都不叫恶作剧